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齐聚无忧

 找回密码
立即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查看: 112|回复: 0

二次元创业样本:三个海龟怎么同时玩转盲盒、娃娃、JK

[复制链接]

8

主题

8

帖子

24

积分

新手上路

Rank: 1

积分
24
发表于 2020-10-21 22:09:22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二次元创业样本:三个海龟怎么同时玩转盲盒、娃娃、JK
不到两百平的办公间里,人坐得满满当当、墙贴得花里胡哨,微波炉被货箱挡住,鱼缸边堆着粉丝送过来的应援品,过道里堆满了纸箱和用来发货的“飞机盒”。

不到两百平的办公间里,人坐得满满当当、墙贴得花里胡哨,微波炉被货箱挡住,鱼缸边堆着粉丝送过来的应援品,过道里堆满了纸箱和用来发货的“飞机盒”。

唯一的会议室里,旁边衣架上挂满了JK制服,桌上艰难地收拾出一点点可以放电脑的地方,四个壮汉正对着投影上一群软萌的小动物,激烈地讨论一款女性向的游戏。

你永远不知道,一个个看起来幼齿又激萌的娃娃背后,一群糙汉子是如何日以继夜地打磨它,让它令少女们上头的。

这是文创团队猛犸象的第一现场,办公室里还站着几个看起来没有固定工位的人,他们是纽约大学学市场营销的小萌、麻省理工MBA的Andy,福尔曼大学经济专业的Harris,这三个海龟学霸,是猛犸象的合伙人。

不过你也可以选择不看这些标签,更贴合他们的标签应该是:随时准备好做鬼脸、有奇怪收集癖的小萌,没钱了就找他但是非常抠、讲话带有福建英语口音的Andy,村长家的傻儿子、花800块买个自己都看不懂的手办的Harris。

1000.jpg
Andy和Harris

“原来你们公司还做娃娃?”,Andy说,每次约了人来公司谈事情,对方都会很惊讶,因为这个团队不是自己“原本以为”的那样,是一家游戏公司,或是一个IP孵化公司,它没有定义,没有边界,既不互联网,又不是传统意义里的实业。

“我们公司的slogan是:用心做周边,用脚做游戏”。先是小萌和Harris相视一笑,像对暗号一样说着公司的口号。然后好像是为了印证这种随意的风格,后面进来的Andy也不由自主地强调了一遍。

很多公司的slogan是挂在墙上用来瞻仰的,猛犸象的“slogan”看似一句戏言,却被践行成了一个共同的目标。

猛犸象就像它的名字一样,作为冰川世纪里的庞然大物,凶猛又可爱。


创业的快乐

N年前,Andy和Harris在美国曾供职于同一家公司,主要领域就是文创类,因为这段经历,他们对国内的文创环境还挺了解。

2018年,Andy和Harris在杭州创立了猛犸象,随后又拉了小萌入伙,三剑客正式成队。

起初,猛犸象的定位是一家游戏公司,但是靠做游戏,等挣到钱估计公司已经凉了,所以三个人一拍脑袋,觉得应该一边做游戏,一边搞“副业”。做周边卖点钱,起码先把团队养活。

1000.jpg
猛犸象做的游戏就是这样软萌风

用Andy的话来说,做周边就是“对冲一下风险”。公司现成就有很多设计师和原创IP,本着不要浪费资源的精神,就从盲盒开始做起。

“宅男一面墙,北京三环一套房”,一入手办深似海,小萌深谙其中真意。“在美国的时候,会收集钟意的设计师作品,现在更多是追IP。”外表看起来是萌萌哒少女,但是小萌的爱好并不“萌”,喜欢的游戏是《饥荒》这种生存类游戏,收集的手办风格也带点诡异。

猛犸象做的第一个盲盒项目是“大可鸭”,是一个合作IP,去年9月10日在众筹平台上发起了众筹,当时不到20分钟就达成了3万元的众筹目标。

众筹的项目,每一次进展都会曝光在支持者的监督下,做大可鸭之前,小萌只是一个手办爱好者,并没有接洽过工厂,去年整个下半年,她几乎住进了工厂里,每天盯着生产线,不过最后关头,还是翻车了。

“我们当时是全检,每一个要寄出去的大可鸭,我都检查过,但是没想到,工厂在包装的时候,偷偷把我们没有检过的次品放进去了,最后收到这部分次品的粉丝就非常伤心。”气炸的小萌,直接把模具和剩下的大可鸭都装上车拉走了,换了家工厂重新做。

这种崩溃的经历,让小萌抓狂,也让小萌上头,看着自己曾经的爱好,变成一种可感可控的过程,被自己一点点创造出来的感觉,可能就是创业的快乐所在。

1000.jpg
今年的露露派,众筹10分钟,达成30万


上头是一种治愈

创业的快乐来自于爱上自己的创业成果,那么成就感就可能来自于“人传人”的感染力。

做了盲盒之后,猛犸象一发不可收拾,又开始做棉花娃娃。这种20厘米左右的娃娃,不同于抓娃娃机里那种简单的娃娃,他们做工精致,衣服可以穿脱,玩家“养”一个娃娃,会带着它们出街,拍好看的照片,是一个安放情绪的所在。

小萌为记者表演了“30秒给莉莉桃换装”的技能。她声称在此之前,自己并不喜欢玩这样的棉花娃娃。但是“你会越玩越上头,就好像养了一个女鹅一样。”

1000.jpg
莉莉桃和白桃

这种情绪也在整个团队里“人传人”。办公室里有个程序员妹子以前不玩娃娃,但是入了莉莉桃的坑之后,一口气买了全套的衣服,日常朋友圈就是给“女鹅”换装拍照。

记者也上手给莉莉桃换了一次衣服,一整套衣服通常有五六个配件:内衣、外套、袜子、鞋子、包包、帽子等,所有衣物都是精致妥贴的,穿的过程中需要帮娃娃掖平衣角,背好小包,尤其是鞋子还不太好穿,大概花了一分钟才给她穿搭齐整。

这种感觉,其实很接近给真的孩子换衣服裤子,区别在于,养一个娃娃,她随你打扮不会反抗,真的神兽可没有这么听话。

用小萌的话来说就是,治愈中带一点上头。

最近,莉莉桃的衣柜里又多了一套JK制服,“她本来就是一个小学生,所以给她做了套校服,让她开心去上学。”小萌说,这样的娃娃,可以陪伴主人很久,“今年我们还会出几套衣服,徽章贴纸等周边也不会停。”

哦对了,莉莉桃还有一个“同学”,是一个叫“白桃”的男娃娃。


穿上JK转一圈

办公室过道口坐着一个削瘦的男生,今年造物节的大篷车在成都停留的时候,他被临时征用,换上晴天社的JK制服,在镜头前转了一圈,尽管没露脸,但是成了办公室的JK大佬。

晴天社是猛犸象今年3月份才入的“坑”,原本是因为,潮玩圈很多人也爱JK制服,所以想做成粉丝福利服务大家。“昨天我家运营还给我看了一张照片,一个穿着JK的妹子,身后摆着大可鸭的摆件,所以说我们做的这些东西,其实吸引的都是同一拨人。”

1000.jpg
小萌(前排C位)曾在日本上高中

小萌在日本读的高中,那个时候,JK制服是她真正意义上的校服,只是没有想到,今年JK突然就破圈,成为女孩子们“穿衣自由”口号下的风口。

相比汉服、洛丽塔,同为“三坑”之一的JK,不仅价格相对便宜,看起来也十分日常。

Harris有个表妹,是UI设计师,上个月才入了JK圈,两个月不到已经买了11条裙子了,平时不穿,只有周末穿,“我问她,你买这么多,又没时间穿,干嘛呢?她说,挂满一衣橱,看着都高兴。”正如男生热衷收集AJ限量款,女生的收集癖,男生同样不太了解。不过最近Harris开始理解这种心态了。

Harris是JK制服项目的供应链负责人,他拿出两本样布册子,如数家珍:全涤的料子色差小,但是质感硬,全棉的料子亲肤柔软,就是色差大。一个从来没有研究过面料的男生,因为要做一件好看又好穿的JK裙子,成为了一个面料专家。

为了感受女生穿上裙子的感觉,Harris自己做过模特,转过圈,也没觉得别扭,就是单纯作为‘店阻‘试穿一下,“感觉就是,挺凉快的”。

“店阻”是JK圈对售卖JK服饰的商家的专属称呼。“JK圈有三个重要角色,画手太太、种草姬和店阻。”画手太太就是原创格子的设计师,种草姬相当于麻豆,是JK圈子里的带货KOL,店阻就是像晴天社这样的“厂牌”,充当生产、销售、运营店铺、组织线下见面会等各种角色。

这次,Harris碰到了和之前小萌一样的问题,画手太太调配的这个紫色格纹,工厂出了七版样,无论如何都不能还原画稿上的颜色效果。“用斜纹棉料的织布就是不行,后来我们用平纹的全涤织布打了一版,颜色是神还原了,但是这个裙子硬得可以立起来。”

目前这个问题还无解,Harris下周要继续蹲工厂打版,直到拿到满意的效果。

1000.jpg
种草姬穿着咫尺光年

晴天社此前比较出圈的格裙,叫咫尺光年,这个名字实际就是格子的名字,白格是咫尺,深蓝是光年,里面藏着一个暗恋的故事。


“苟一点”没毛病

小萌作为一个“潮玩玩家”,她自己的喜好就十分多变又捉摸不定,有时候是一种感觉,有时候是一种眼缘,有时候是一种收集癖,有时候是一种奇怪的冲动。

最近Harris也开始迷恋这种感觉,虽然他买回来的手办,被小萌吐槽“不知道800块买了个什么玩意,要不是我给你放好了,你都忘了。”Harris露出他“地主家儿子”标志性的微笑,然后拿起手办小熊,就把人家的头给拧了下来,“还挺好看的呀。”

所以说,无论是盲盒、娃娃还是格子裙,哪个款会被圈子接受,哪个会被抢断货,很难提前预料到,仿佛是一门玄学。“往往设计师和工厂自己也不知道,生产出来的这个东西,溢价在哪里。”

1000.jpg
大可鸭的聚会

潮玩拥有广阔的二级市场,很多盲盒、手办,卖完就不会再生产,玩家想要,只能去闲鱼上寻找、交易。这里就滋生了一个正版的问题。

像手办的生产门槛比较高,但是格裙不一样,而且JK圈对山寨的格裙比较敏感,所以猛犸象就索性开发一个防伪的平台,在衣服里植入一个小芯片,一件裙子一个码,粉丝拿到手扫一扫就能追溯到裙子的信息。“圈子里的人看到我们的小芯片,就@他们的店阻,也想要,然后我们这个技术就能2B了。”

不愧做过文娱产业的投资,知识产权意识还是很强的。Andy开玩笑说,这样一来,猛犸象就成功从2C公司跨界到了2B公司,赚钱的路子又变宽广了。

“我们的口头禅就是,‘苟住’,不要出头,你们要喜欢我们就做,你们要骂我们就改,你们不喜欢就算了,当没发生过。”

今年猛犸象有很多小目标,比如晴天社要再出几款小裙子啦,盲盒要再开发几个款啦,最重要的是,“公司初心”游戏项目要上线了。

不过至于具体时间,Andy停顿了两秒钟,眉头一紧,“也不一定,搞不好是明年。”


见多了苦大仇深的创业团队,猛犸象的轻盈背后,可能就是在工厂睡半年的精神,还有穿上裙子转一圈的热爱吧。

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齐聚无忧 |网站地图

GMT+8, 2021-6-17 12:58 , Processed in 0.056754 second(s), 25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Copyright © 2001-2020, Tencent Cloud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