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分享

短视频账号买卖:按粉丝量明码标价,有人花200万,求购...

盈盈一水间 发表于 2020-10-21 21:34:05 [显示全部楼层]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0 178
短视频账号买卖:按粉丝量明码标价,有人花200万,求购千万粉丝号
抖音号明码标价,穿搭、美妆号最值钱。

一周前,有客户委托彭玲姣物色一个抖音号。对方自称是某电商平台的商家,主营女装,有10万元的预算,想购买一个抖音号,尝试直播带货。
这让彭玲姣着实兴奋了一把。她从事抖音账号买卖这个灰色生意,已经快两年,平时接触的账号,无论是买入还是卖出,价值多半不过一两千,挣两到三个点的利润,”发不了财。“
但如果她能够帮这个客户寻找到合适的号,10万块钱当中,她预计最少也能挣三个点。
不过,虽然全网抖音号多如牛毛,有意愿拿出来交易的达人也不在少数,但是要匹配到顾客满意的,并非一件易事。“给钱越多,越难找。”
按单个粉丝价格折算,10万块钱,大概能买到七八十万粉丝的大号,批量养号的机构,肯定不会费力做到这个水平,能到这个段位的达人,愿意出的又不多,彭玲姣直言这是个挑战,但她又信心满满。毕竟,她曾成功卖出过一个100多万粉丝的旅行大号。
定价的行规
彭玲姣当下手里正在挂售的有四个美食号。
一个粉丝5.3w,标价5888元,另一个粉丝5.9w,标价6488元,还有一个粉丝13.1w,标价达到了16888元,剩下一个20w粉丝,价格是22288元。彭玲姣给出的标价理由是,“这个号86%的比例是女性,超级女王粉,出过2000w大热门的视频,权重高。”


美食号是她最喜欢收的,因为变现能力强,达人接手可以做探店,食品相关的商家接手,可以直接卖货。另外两个受青睐的分类,则是穿搭和美妆,理由也一样。
另一个自称是启航传媒工作人员的顾辉,也表达了与彭玲姣相似的意思。
他每天都会在固定时间更新当天用于出售的抖音账号,粉丝数从一两万起步,到十几万、几十万的都有,类目也囊括了宝妈育婴、生活妙招、段子、正能量、剧情、萌宠、美妆护肤、穿搭等等,报价低则几百,高则几千,其中一个35.3万粉丝的正能量账号,给出了17888元的价格。
“如果是穿搭号,30万粉丝可以标到两万块以上,还会被人抢着要。”他说。
他透露,在圈内,账号几乎能做到明码标价。一个账号定多少价,主要看什么类型的号,还有粉丝活跃度好不好。但一般,还是主要根据粉丝量定价。


“一般来说,一个粉丝6、7分,最便宜的是3分多,好的可以定到1毛或者1毛多。”
而圈内有一个共识,穿搭和美妆号最贵,最不值钱的是段子号,“3分钱一个粉丝,人家都不稀罕你。”
至于为什么穿搭和美妆能卖出好价钱,彭玲姣总结,这些号客户群体精准,基本都是女粉多,“都是高潜力的消费者。”而听段子的人,多半是男性,“他们听段子就是为了免费消遣嘛,你可别指望从他们身上赚钱。”
谁在卖,谁在买
尽管抖音、快手等短视频平台对账号交易明令禁止,但是买卖账号在这个行业当中,早已是众所周知的秘密。
“很多达人做到一定程度,就陷入了瓶颈,主要是变现这块找不到出路,就放弃了,把号卖了,也算是得到一点补偿,减小损失。”彭玲姣说。
她当时出掉的那个100多万粉丝的旅行大号,就是属于一个旅行博主的。彭玲姣没有机会跟那位博主沟通,但是听对接的同事讲,那位博主花了两年时间把粉丝做到100万,但是赚到的钱还不到10万。
她当时就调侃,“两年赚10万,现在餐馆服务员都比这赚的多,非得做旅行达人这种脏活累活?”
不过,更多的则是集团化操作。现在有很多工作室专门养号做号,大批量生产抖音号,一个人负责好几个,粉丝涨到一万以后,就可以挂出去售卖。彭玲姣的感觉是,“买号的人多,做号的人就不会少,这是一个成熟的链路了。”
在她的朋友圈中,可以看到不少正在求购的信息。
“抖音要女粉,最好和美妆有点相关的账号,然后重度粉丝占50%以上的,年龄21-40,价格3万内。”
“抖音200-300w粉丝三无女粉多,女粉偏年轻最好,需要3个,预算50w,类型最好是生活小技巧或者种草号。”
“求购一个千万粉丝抖音号,预算200w以内全包,能解除实名认证和换绑实名认证的优先。”


从彭玲姣和顾辉对客户的描述中,我们依稀能够捕捉到一些主要的账号消费群体——那些急于变现的电商行业商家或者直播公会、MCN机构想做矩阵号,也有素人想做达人或者从传统行业涉入短视频领域的企业。
“都是为了追求效率,买一个有粉丝基础和开通了各种权限的号,一步到位,成本比自己做更低,换了是我,我也买啊。”彭玲姣说。
有人欢喜有人忧
嘉戈是看了罗永浩的直播带货之后,开始养自己的抖音号的。他在淘宝上销售中老年服装,从一穷二白起家,一路打拼,如今做起了自己的品牌和工厂,在淘宝也爬到了类目的第一,在行业内也算是小有名气。
他说,做抖音号一是因为老罗是偶像,二呢,也纯粹就是不想错过短视频的机会,自己养了几个月的号,逐渐积累了2万多的粉丝,但是销售情况并不是特别理想,一共才卖了几百件衣服,还顶不上淘宝一天的销量。
他一般都是稍微空闲时,会想起来做些抖音带货,“但是一忙起来就不想弄了。”按他个人的感觉,“抖音不太适合奶奶装。”
当然也有带货厉害的同行,嘉戈听说过一个常熟本地的服装商家,40万粉丝,一天出1万单,即便是淡季,也能做到一天2000单,“每天几千件的都是多数。”
“有一个女装商家,一边拍视频展示细节,一边做直播,一天一万件、八千件的,上半年持续了两个月。”当地还流传着一个传说,一个人称“小燕子”的商家,疫情期间开始做的号,几个月做到了130万粉丝,每次开播,起步8000件最少,一般都在1-2万,“几乎不敢播第二场。”
但是,有能力自己养号的人其实并不多。朱萍在去年春天就曾尝试过自己开抖音卖化妆品,坚持了半年,粉丝停留在一万多,销量最好的一天,也只不过卖了几十支口红,这不过是她的淘宝店以及微商渠道走量的零头而已,所以去年她果断放弃了抖音。
不过,今年她又按耐不住,“想再试一试。”8月初,她在网上买了一个美妆号,粉丝4万多,花了3888元,但是直播了两天,号被封了。后来她才知道,那个号做过实名,直播的人与实名的人不一致,平台就给封了。她找当初卖号的人理论,对方没说两句话,就把她拉黑了。
钱被坑了,心痛得很,不过,吃到教训的朱萍,至少是打消了做抖音的念头。今年疫情对她的美妆店冲击很大,尤其是口红销量跌了一半,“大家都戴口罩,口红没啥用啊,只有眼影销量还不错。”她一时还找不到走出困境的办法。
嘉戈倒还没彻底放弃。他的直播间正在装修,等下一个月正式开始直播,不管是淘宝、抖音、快手,全都上,“淘宝直播一直有在开,就是之前没有规范化去做,抖音的话,到时候看看吧,有可能还是会去买一个,养新号的试错需要成本,等不及啊。

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